《Who am I ?》

「某生家住墓仔埔旁,父以資源回收為生,考上台大光耀門楣。」
「某生半工半讀,照顧長期臥病在床的雙親,天公疼憨人考上清大...」

每每大學放榜時,總會見到類似的報導複製貼上的ㄧ再出現。這也不能全怪媒體聳動,我們的社會總是期待英雄不怕出身低的逆轉勝故事,並且樂於以這樣的故事來做為勵志的教材

「你兒子考上台大喔?不簡單喔!」
「恭喜啊!你女兒考上清大...」... 《Who am I ?》

「某生家住墓仔埔旁,父以資源回收為生,考上台大光耀門楣。」
「某生半工半讀,照顧長期臥病在床的雙親,天公疼憨人考上清大...」

每每大學放榜時,總會見到類似的報導複製貼上的ㄧ再出現。這也不能全怪媒體聳動,我們的社會總是期待英雄不怕出身低的逆轉勝故事,並且樂於以這樣的故事來做為勵志的教材

「你兒子考上台大喔?不簡單喔!」
「恭喜啊!你女兒考上清大...」

然後呢?考上台清交成政恭喜什麼?這些學校真的是考生自己想讀的?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還是因為這些學校符合普世價值?父母的期望?代表穩定的工作、不錯的收入、人生勝利組?

探索自己的性向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但是不管換了幾層教改的皮,在「考試領導教學」根深蒂固的核心價值之下,家長考生的策略可能都是「分數考得越高越好、到時候再來看可以選哪些學校」。新課綱的X+Y+P理想狀況是讓學生找到性向、減輕負擔,修習相關課程為大學做準備;但實際的狀況到時候可能變成「管它五選四或三加一,全部考起來再說吧」,至於為什麼選這科系?「因為我分數填得上。」

性向探索是必須從小就不斷地引導孩子尋找思索、而不能冀望幾堂課、性向測驗就能速成的。社會價值觀的改變、家庭教育的引導恐怕比學校扮演的角色更吃重。(這部份要談又是漏漏長。)

今年度的大學指考放榜了,所有考生的去處也都塵埃落定,祝福大家都能接受自己的選擇,並且從中找到真正的自己,而不是社會價值觀或家長們想要的自己。

相關貼文:
《誰來定義,何謂人生勝利組?》
https://m.facebook.com/wacowbei/photos/a.576588665762680.1073741828.576136362474577/874358072652403/?type=3&source=54

圖片來源:日劇《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用》

【沃草公民學院X法律白話文運動 Plain Law Movement】
 
近來接連發生的重大刑案,一再震驚臺灣社會。雖然案件交由司法處理,但在許多「意見領袖」開砲後,引發大量網友義憤填膺,一致要求死刑,預先做出無討論空間的「判決」。
 
這股要求死刑的憤怒,也延燒到承接案件的辯護律師,被網友痛罵「沒良心」、「為了錢」。如果確定了犯人和犯罪行為,為何要有辯護律師這樣的角色存在呢?
 ...

《關於暑期輔導課兩三事》

1.絕對不是如某個以色彩名稱為黨名的政黨所言的「為了老師的荷包」,說白點,為了上課,老師備課及上課中所受到的“折磨”(嗯?),荷包再扁也不會有人想上。

2.大家都知道要教學正常化、輔導課不能上進度,但是這個環境就是考試引導教學,學校不上輔導課、家長就電話打不停🤢...

看著法國與阿根廷的球迷一心為國家加油
是否勾起大家
一同在國際棒球賽為台灣加油的美好回憶?
最近台灣強不強成為一個議題?
如果你每天看新聞大概會覺得
台灣是個落後又失敗的國家
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還是有些人就是刻意要貶低台灣呢?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深愛台灣這塊土地
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民主與權力
請分享這份資料
並且邀請身邊的人一起為台灣做出更多的努力

#懶人包

【理虧就跟你講「道德禮貌態度和諧」】
  
💓你身邊有這樣的人嗎?💓
 
社會上常見有一種人
 
指責別人犯錯的時候義正詞嚴
但當自己犯錯的時候
就開始扯東扯西,閃躲問題
 
拗到最後發現罪證確鑿
法理站不住腳掰不下去了
就開始賣弄悲情
講的滿口仁義道德(約束他人)
反批指責的人不厚道、
權位高者還會用輩分壓你,說你
沒有倫理、沒有禮貌、態度不好
不懂的做人的道理八拉八拉…...

昨天是大家熟知的六四事件紀念日,網路上也出現了相關的討論聲浪,網路的青年世代、媒體網紅、老一輩的政客們,又是怎樣看待這則事件的呢?

六四事件經過三十年,事件地平線重整網路族群對此事的看法,無論你在哪個同溫層,都能看到不同立場的發言。

------

【參考資料】
專頁儀表板:http://bit.ly/2sDT0N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