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一起男性主導的兇殺案出現,光是數據上男性加害人壓倒性地高就已經夠讓人害怕,但現在似乎是連「拒絕」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小心傷到了玻璃睪丸高貴的自尊,質疑了雄性的威嚴,自己會連命都沒了。
────
轉:...

「為什麼這些女孩會讓自己落入這種情境?」
「女孩不會放任自己進入危險的情況,是男孩讓情況變得危險。」──《漢娜的遺言》S02E10 #Netflix 拜託快來找我合作!!!!!
 
昨天剛補完《漢娜的遺言》,我真不知道我看這部來虐自己幹什麼…….。
儘管「強暴」是一個赤裸裸的事實,仍然有許多聲音說著「她也有問題」、「她幹嘛去那種地方」,不停地把「不檢點」的標籤往受害者身上扣。
 ...

帳號回來了。
 
這幾天身邊許多友志的帳號一個接著一個不見,套句網友說的:「如果這是清鄉,這些帳號被封鎖的,都真的死了。」
 
這種恐懼感在事件一發生時我就感受到了,而這種形同白色恐怖的審查、抹殺人的存在的恐懼感,竟然是由已經懂得痛的我們再次承受。
 
先不論那些崇蔣的華人,這次如同黑衣人抬人事件一樣,請各位自稱是「獨派」的人,站在FETN這一邊,全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