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地平線——我只是想活得像個人】
 
年過四十,在年底關頭失業的素瑛,一臉茫然地告訴我:「我想活得像個人,但這世間不允許。」
 
素瑛只有國中畢業,長年在餐飲業做計時人員,兩年前在一家便當店工作,有次客人訂了大量的便當外送,卻放她鴿子沒取貨,打過去客人留的電話竟然是空機。在大太陽下等了兩個小時的素瑛只好把便當原封不動地提回店裡,便當都餿了。
 ... 【階級地平線——我只是想活得像個人】
 
年過四十,在年底關頭失業的素瑛,一臉茫然地告訴我:「我想活得像個人,但這世間不允許。」
 
素瑛只有國中畢業,長年在餐飲業做計時人員,兩年前在一家便當店工作,有次客人訂了大量的便當外送,卻放她鴿子沒取貨,打過去客人留的電話竟然是空機。在大太陽下等了兩個小時的素瑛只好把便當原封不動地提回店裡,便當都餿了。
 
老闆大發雷霆,指著素瑛破口大罵,並要她賠償所有便當的錢,身上沒多少錢的素瑛,抽抽噎噎地求老闆原諒她,討價還價之下,她賠償了五千元,那是她那個月所有的生活費。
 
雖然她已經賠錢,但老闆還是解雇了她,她那時惶恐不安,懇求老闆不要開除她,自責又害怕。所以當老闆沒給她最後一個月的薪水時,她竟也不好意思開口討,那個月少了該有的薪水和那五千元,確實過得很艱苦,但她更擔心下一份糊口的工作在哪。
 
接著,輾轉打過幾次零工後,素瑛經由他人介紹,找到另一份工作,是某棟辦公大樓的清潔人員,整整十二樓的垃圾、清潔都由她一人包辦處理,上班日工作超過十小時,中午休息時被壓縮成十五到二十分鐘,才有可能在十小時內完成所有的清潔內容。
 
雖然很辛苦,但薪水比她打工的所得稍微高一點點,且至少是穩定的正職,她接受了。
 
大樓夜班的警衛和她很熟,她總是很晚才離開,所以常和夜班警衛打照面,警衛有次問她薪水多少,她說兩萬二,還要扣勞健保。警衛聽了搖頭嘆氣,之後總會多帶一罐飲料給她,對她勸說:如果有家人可以依靠,就不要那麼辛苦。
 
素瑛是有家人的,一個中度智障的兒子,還有一個年邁健康欠佳的母親。但素瑛無法依靠他們,反而必須獨力撐起他們的生活所需。
 
在某次收垃圾上下樓梯的過程中,素瑛不小心跌倒受傷,腳踝腫起痛到不行,於是向公司請了半天假回家敷藥。
 
那個月底領薪水時,素瑛發現自己領到的只有一萬八左右,她問說請半天假,為什麼會被扣這麼多錢?他們淡淡回句:因為你沒有全勤了。
 
原來全勤是包含在兩萬二內,加上扣勞健保,所以照理來說素瑛實領應該只有一萬九,一直以為安穩的工作,原來也沒比之前的打工時薪保障多多少。從此她學到教訓,身體不舒服也不敢請假,咬緊牙關,想著至少還有隔週休,所有的不舒服都留到假日再去處理就好。
 
但素瑛自己撐得過去,家人卻未必可以。有一天,素瑛的母親健康問題惡化,她想了想,還是忍痛請假,帶母親去看醫生。
 
看醫生、複診、照顧休養,這樣磨下來,也是耗掉不少時間,素瑛掐著肉才把請假天數控制在三四天內,領到的數字當然不是太好看,公司對她的請假也頗有微詞。
 
被刁難後鬱悶歸鬱悶,但日子要過,飯要吃,素瑛回到崗位上,本以為一切都跟先前一樣,繼續日復一日的工作,卻在今年十一月的時候,公司告訴她,她下個月不用來了。
 
年底是許多人生活的大關,少了這份工作,素瑛的世界整個崩塌了,她問著為什麼,和她接洽的人員卻只會反覆回答那幾句:「因為妳的出席表現不好,上面的覺得這樣的工作態度不行。」
 
算一算素瑛這一年多請的假也不超過七天,更別說其它時間她還超時工作。她滿腹委屈,但自認嘴拙,不敢開口和對方辯,最後問出口的只有:「那這個月的薪水會給我嗎?」
 
再度失業的素瑛,回到家看著還在吃藥治療的母親、不諳世事的兒子,頓時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憊。年底不好找工作,加上自己年紀漸增,別說什麼未來,光是下一餐在哪她都沒把握。
 
她眼神失焦,嘆口氣,說:「我想活得像個人,但這世間不允許。」
 
貧窮能摧毀一個人所有的自尊和底線,想活得像個人,原來是這麼困難的事。
 
素瑛說完她的故事後,起身送我們離開,走出她租屋處的巷子口,素瑛向我們揮揮手,跨回馬路返家,我們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不遠處就是人聲鼎沸的繁華街道。在繁榮之地台北,還有許多陽光照射不進的角落,有一群人日日夜夜奮力掙扎,只為了活得像個人,在這世間保持最後的尊嚴。
 
 
採訪、撰稿 By L編
繪圖 By 自 由 畫 像
*本專欄均採訪於真人真事,只有地點、人物經過化名

11/24 當天,大家不要忘記行使自己的投票權益喔!!
除了六都市長外,這次選舉還可以投各種大大小小的公投。
帶著這張公投小抄,讓你一個不落地蓋章,免漏任何一個表態的機會喔~
 
---
除了公投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影響社會?
【賞金徵稿】一邊用你的理想改變世界,一邊賺錢!
http://bit.ly/2CPNwqE

超級歪電影院第九集【社會議題系列】 / 勞基錄音帶B卷【勞基法中原來隱藏著這樣的秘密...】/ 馬克思與皮凱提: 資本VS勞動 - 超級歪:「全台灣的勞工階級聯合起來!」 - 重點總結: 1.勞基法是保障勞工的最後一道防線,不得去管制化。 2.在當前勞資權力不對等的條件下,彈性化只是擁護資方的意識形態。 3.正視...

認同一個人,會想知道名字吧?

我們認識世界偉人或者名人的時候總是會記得對方的全名,不管是愛因斯坦或是牛頓。

為什麼,到了「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變成了居禮夫人? 事實上,有名的居禮夫人還包括瑪麗亞的女兒呢。

每個人生活在世上都有各種身份和角色,你可能為人母、為人子、有專業領域、有社交興趣,你每一個生活領域和身份,可能都對你有不同的稱呼。...

說是要解決少子化,結果是先解決私托業者,保母己經夠難找了啦,別再逼他們了。

小棋爬完記者會和一大堆報告之後可以告訴大家,準公托的補助對私托業者來說毫無誘因,要求收費不能高、保母薪水不能低、托育品質不能降,然後? 補助1萬元的設備費用,沒有了,找不到錢買單育兒成本,就全推給私托業者和保母,這樣母湯啊!...

陳文成是誰?
為什麼全聯的廣告要下架?還說「全聯是全民的超市,一向不觸碰政治議題」,陳文成跟政治有什麼關係?
 
成長於戒嚴時期的陳文成,一直很期待臺灣能成為一個民主與自由的國家,到美國求學及工作後仍持續關注臺灣的局勢,並捐款支持當時的新媒體「美麗島雜誌」。
 
1981年,他帶著剛出生的小孩回來臺灣看爸爸媽媽,被警總以「捐款支持媒體」為由帶走約談…
 
然後,他就死掉了。...

【寵物是家人,不是能任意拋棄的玩具,更不是為你博取好感的工具】
 
貓是對環境高敏感的動物,卻為了姚文智想博取好感,被他像死豬一樣抓著面對那麼多人,貓沒把他咬死真是萬幸,而看到他拿貓的手勢像機關槍一樣,更難相信這個人有多愛貓。
 ...

育兒困境,最大敵人是路人還是政府?
 
一位家長用包巾載孩子騎車移動,被路人拍照檢舉爆料上新聞,沒多久新聞就告訴大家,其實不只包巾不行,其他所有的各種機車改裝也不行,唯一可以的做法是坐後座抱著前面的人,你告訴我嬰兒有可能這麼做嗎? 沒可能。
 
換句話說: 機車不能載小孩。
 
那沒車的怎麼辦?
沒錢不要養小孩啊~~~~ 窮人本身就違法啊~~~
 ...

徐旭東的商業版圖有多大?除了他的私人產業外,我們公家的經濟部也像是徐家開的一樣呢。
 
《礦業法》修法專門護航亞泥,《公司法》護航 SOGO 案,ETC 罰款至今未繳。
 
徐旭東的幾個產業都有法律爭議,最後卻總是不清不白地蒙混過關,司法機構一遇到徐旭東的案子就會自道轉彎繞道。這位徐董到底是何許人也?一個商人能有這麼大的權力?
 
#莫非經濟部真的是徐家開的?
#真正是有錢能使官推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