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

近來宥勝的新聞,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一段回憶。

小學五年級那年,我參加了一場繪畫比賽,比賽規則是全部選手關在試場裡畫,畫完的交卷就可以離開。

題目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我畫了一張黑壓壓的圖,畫完自己也覺得滿意,沒看時間還剩多少便交卷走了出來,看到我爸站在那,便跑過去想跟父親講我剛畫了什麼。

「啪!」

還沒開口,我爸便在眾人面前搧了我一記耳光,原來他早已在門口瞥見我大概畫了些什麼。... 【耳光】

近來宥勝的新聞,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一段回憶。

小學五年級那年,我參加了一場繪畫比賽,比賽規則是全部選手關在試場裡畫,畫完的交卷就可以離開。

題目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我畫了一張黑壓壓的圖,畫完自己也覺得滿意,沒看時間還剩多少便交卷走了出來,看到我爸站在那,便跑過去想跟父親講我剛畫了什麼。

「啪!」

還沒開口,我爸便在眾人面前搧了我一記耳光,原來他早已在門口瞥見我大概畫了些什麼。

「那麼早交卷是怎樣?你畫的很好嗎?」
「畫那樣是在畫三小,整張都黑的。」
「還沒評審就輸了,畫那什麼鬼。」

周遭的人都停下來看我這,包括同間學校一起來參加比賽的同學爸媽。

當下我告訴自己不能哭。

但不知道為什麼,眼淚還是這樣流下來。

暴力不等於教育,但會導致小孩為了避免自己被責罵的結果,喪失了本來在學習上該有的熱情,更糟糕的是,大人們如果只看重並施壓在結果,而不注重過程,小孩將會不懂什麼是學習該有的步驟,而不知道在過程中所抱有的觀念跟作法是否正確。

小時候要面對的結果只是被罵與不被罵,但長大後要面對的人生,可不是二分法如此簡單,。

華人小孩並不是要用暴力才會聽話,而是某些家長只知道用暴力解決事情,我不是要說絕對不能體罰,但教育使用暴力,與暴力使用教育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有很多華人家長還邊使用暴力邊情緒勒索,小孩長大後跟父母因此疏遠還被冠上不孝的罪名,這些家長怎麼不檢討自己年輕時是怎麼對小孩的。

因暴力而遵守,那叫做忍受。
因教育而遵守,那叫做品德。

等他忍到拳頭比你大時,你就只能祈禱他有好品德了。


#教小孩
#品德
#教育

Ps:

順道一提,那場比賽我拿了第一名,評審的評語是認為我的作品:「富有童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