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

近來宥勝的新聞,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一段回憶。

小學五年級那年,我參加了一場繪畫比賽,比賽規則是全部選手關在試場裡畫,畫完的交卷就可以離開。

題目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我畫了一張黑壓壓的圖,畫完自己也覺得滿意,沒看時間還剩多少便交卷走了出來,看到我爸站在那,便跑過去想跟父親講我剛畫了什麼。

「啪!」

還沒開口,我爸便在眾人面前搧了我一記耳光,原來他早已在門口瞥見我大概畫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