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別亂開門,給點隱私好嗎。」蘇軾吼道。
「整個家都是我給你的,懂。」
「好!你逼我的,我也要亂開門。」
「等等,兒子,這個門先不要。」

----
「等一下,你們搞錯了,這不是你們的房間,而是爸爸的房間。」
「嚴格來說,這個房子是爸爸買的,所以你們都没有擁有權。」
「而且大宋律法有規定爸爸不能開兒子房門嗎?」
「四書五經沒有規定隱私啊!是爸爸愛你們,才給你們隱私喔!」...

會幸福吧!坐勞斯萊斯的人!

-----
【鬼島史.妙蟬】

昔有一村,村中有蟬,悟人語、通人言,故名妙蟬。鄉黨人視其怪,畏之如神。嘗以鮮花諸果養之,然諸民本隸耕,復困不堪。妙蟬見諸人如此,笑曰:「勞斯!來斯!」

後妙蟬欲遊遠地,諸民扶轎隨侍之。至溪前,不慎墮其轎,妙蟬亦落河中。或大驚,呼人救,有一婦聞聲入水,卒得妙蟬。妙蟬驚魂甫定,欲謝村婦,曰:「感恩濕婦、讚嘆濕婦。」

-----...

高鐵站前,兩個人影閃動。

「這麼快就要走啦。」龍芥走上月台,漫不經心說道。
「是啊,當行政院長了。」青德抓了抓亂亂的油頭。

「離開台南舒適圈好嗎?」
「沒辦法,黨內要求。」
龍芥頓了一頓,從口袋拿起梳子,梳了梳青德的亂髮。
「告訴你,台北那幫人都是凶神惡煞,你自求多福吧。」
青德微笑,跟當年出來時一樣天真。
「龍芥兄,謝啦哈哈哈。」

「誒誒。」
「龍芥兄怎麼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