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報導】女男暴力:香港研究分享
 
  日前作家劉威麟(Mr.6)主辦講座,不僅請到遭遇親密暴力的台灣當事人分享自身經驗,也邀請了香港理工大學教授曾偉洪(Wallace Tsang)分享「女對男施暴」的研究成果。

  比照這份香港研究及台灣和歐美的既有發現,可以看見在女對男親密暴力事件中,男性受害經驗的共通之處:
 
▋受害者不願求助或無法求助
 ... 【活動報導】女男暴力:香港研究分享
 
  日前作家劉威麟(Mr.6)主辦講座,不僅請到遭遇親密暴力的台灣當事人分享自身經驗,也邀請了香港理工大學教授曾偉洪(Wallace Tsang)分享「女對男施暴」的研究成果。

  比照這份香港研究及台灣和歐美的既有發現,可以看見在女對男親密暴力事件中,男性受害經驗的共通之處:
 
▋受害者不願求助或無法求助
 
一、受害男性約占統計的30%,但應有黑數。

  根據香港官方統計,男性占整體家暴受害者的16%。而在台灣,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2017年時,男性占整體家暴受害者的29%;若專注在婚姻、離婚、同居等親密暴力,則占16%。

  在其他研究裡,男性受害者的比例約落在1至3成之間;有些研究中比例甚至超過50%,但因為研究方法的原因,信效度遭到質疑。

  無論如何,研究方法確實會影響統計結果:例如,從社福機構進行抽樣時,男性受害者的比例較低;但直接進入社區抽樣,男性受害者的比例就會提高。此外,詢問主觀感受時(「你是否受到家暴?」),得到的肯定答覆較低;但詢問客觀經驗時(「你們發生過什麼樣的衝突嗎?」),就可能發現受訪者正遭受或遭受過親密暴力。

  換句話說,男性或者並未意識到自己受暴、或者拒絕承認自己受暴、或者不想以「受暴」描述自己的狀態、或者不願求助正式系統因而無法進入官方統計裡。這說明了黑數的存在:實際的男性受害者,可能比想像中還要高。
 
二、正式系統資源不足,且缺乏性別敏感度。

  香港現有的社福資源,主要服務女性。包含台灣在內,世界各地專門提供給男性的服務單位或庇護所,其實都相對稀少,無法符合受害比例。

  當然,若服務單位具備敏感度,能夠妥善處理各種性別的困境,倒也不一定要設立男性專屬機構。問題是,從現有經驗可以發現,雖然婦女或家暴中心不見得拒絕男性求助,但往往因為缺乏敏感度,而在協助過程中造成二次傷害,導致當事人中途縮手、或者拒絕求助。例如以下言論:

  「你是加害者,才會來家暴中心吧?」
  「男人怎麼可能被女人打?」
  「是你先打她吧?」
  「這種小事,為什麼要浪費資源呢?」
  「算了吧,床頭吵床尾合嘛。」
 
▋受暴經驗:陽剛羞辱與陽剛束縛
 
一、遭受的暴力形式:
 1. 肢體暴力:
  往往透過武器,例如木棍、剪刀、菜刀。
  會趁難以抵抗的時候施暴,例如睡夢中。
 2. 精神暴力:環繞「陽剛羞辱」運作。
  「你不是男人!」
  「別人老公賺那麼多,你呢?」
  「有沒有出息啊?」
 3. 經濟控管:導致社交孤立。
 4. 性暴力:很罕見,可能是因為更難現身。
 
二、面對暴力的反應:
 1. 不求助:
  「會被嘲笑『不像男人』。」
  「要怎麼跟別人說?聽都沒聽過。」
  「誰會相信你?」
 2. 不能逃:
  「如果逃跑,會讓我更不像男人。」
  「我要留下來保護孩子。」
 3. 不自保:
  「男人不能對女人動手。」
 4. 我活該:
  「我不像男人,才會被老婆打罵。」
 5. 為她好:
  「老婆打我可以紓壓,對她是好事。」
  「如果能讓她好過,那我願意被打。」
 
三、願意求助正式系統的原因:
 1. 身體傷勢太過嚴重,不得不求助。
 2. 為了幫助施暴的伴侶。
 3. 為了幫助小孩。
 4. 很少「為了自己」而求助:
  害怕被朋友、家人或助人工作者嘲笑;
  除非信任對方,或得知正面的求助經驗。
 
▋親密暴力是性別議題:「男子氣概」的束縛
 
  有些主張認為,如果男女受害人數相近,則親密暴力「只是暴力議題,跟性別無關」。我們的看法比較不同。

  一方面,無論受害人數是否相近,「人數差異」都是討論性別議題的切入點:如果受害比例不同,為什麼有些性別更容易遭受親密暴力?有些性別更容易實踐親密暴力?如果受害比例相近,為什麼施展同樣的暴力行為時,有些性別更容易被視為施暴,有些則被忽略?

  另一方面,就算不同性別的受害人數相近、甚或遭受類似的暴力形式,他們的受暴經驗仍可能因為性別身分,而有很大的差異:例如,同樣遭受精神暴力,男性面臨的往往是「陽剛羞辱」,被質疑「不是男人」──而這種差異,以及面對差異該拿出什麼樣的解決方法,正是性別議題所要探討的。
 
 
※同志親密暴力的狀況又有些差異,
 有興趣或需要的夥伴,可以參考:
📙《衣櫃中的傷痕》
 /現代婦女基金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
 👉 https://goo.gl/cRCKSa

#跟風
感謝國家兩廳院開啟這陣風

因為七日戀人是以女性思維出發的聯誼
所以常常會聽到一些來自男性的抱怨
但我們通常不理會這些抱怨

-

例如最近顏值審查,幾乎都是針對男性
有些男性出現恐懼潮,開始抱怨
但現實就是這樣,無法接受就只能被淘汰
女生在選伴侶時很大部分就是看臉
男生不也是這樣?
沒道理只要求女性不可以呀
這雙重標準真令人不開心

-

有一句話說「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

我們實在太「習慣」活在「角色」框架中,認為什麼角色應該要有怎樣的「形象」和符合角色的「行為」。

昨天看到 #穿裙子的男孩 童書被下架,北市和平實小校長 穿裙子聲援的新聞,是令人開心的!

但看到這篇貼文
https://ppt.cc/fZ5sUx
的留言下方,就會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委婉的說法)

生理男性是可以駕馭裙子的拉 ~~...

近半個月來新聞連續報導了數起分屍案件,兇手均為在情感上受挫或被拒絕的男性,在失去理智後犯案。
讓小編遺憾的是,在許多網路社團中,還是可以看到諸如「那有女生自己交友有問題」、「女生私生活一定很複雜」、「是不是女生劈腿啊」、「說不定根本是破麻」、「價錢談不攏啦」等極度缺乏同理心&檢討被害人的發言。
彷彿那些管不住自己情緒、管不住自己小頭的加害者才是無辜的。...

今天又一起男性主導的兇殺案出現,光是數據上男性加害人壓倒性地高就已經夠讓人害怕,但現在似乎是連「拒絕」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小心傷到了玻璃睪丸高貴的自尊,質疑了雄性的威嚴,自己會連命都沒了。
────
轉:...

【性別隨想】積極同意立法,誣告時代來臨?
 
瑞典通過積極同意,從此被告有舉證責任?
我就沒有和對方上床啊!要我怎麼證明?
女性主義者是要逼死男人嗎?

別急!!

我們剛好也在勵馨基金會「性別暴力防治與實踐國際研討會」的現場,聽了瑞典法官Hannell對於該國進行積極同意模式的簡報:

-----

⁉問題1:
 「積極同意」舉證責任倒錯!
 以後合意做愛,女生事後反悔隨便亂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