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與死亡,都不能盯著看──淺談廢死】
 
「太陽與死亡,都不能盯著看。不同的是,太陽以其燦爛刺痛我們的眼睛,而死亡以其陰鬱無情,刺痛我們的心。人生自古誰無死,本來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但是,一個專門置人於死地的制度,畢竟不能叫人無動於衷。」──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 【太陽與死亡,都不能盯著看──淺談廢死】
 
「太陽與死亡,都不能盯著看。不同的是,太陽以其燦爛刺痛我們的眼睛,而死亡以其陰鬱無情,刺痛我們的心。人生自古誰無死,本來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但是,一個專門置人於死地的制度,畢竟不能叫人無動於衷。」──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關於死刑,主流民意偏向保留死刑眾所皆知。而提到廢死時,民眾的困惑、誤解甚至仇視的聲音也眾所皆知,當重案發生時,大量為了「實現(不知道是誰的)公平正義」的網友攻擊廢死團體沒有良心,好似人是他們殺的一樣,這些聲音媒體都會報、新聞都會播。但鮮為人知的是究竟為何有人想廢除死刑?為了什麼?歐洲幾乎全面廢除死刑、美國「受害者家屬促進人權聯盟」的成員一一表態支持廢死,難道他們的權利就沒有受到保障嗎?這些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因為媒體從來不說。
 
群眾單純而自然的正義感使然,他們相信死刑是座落在完美的司法體系下──沒有誤判、沒有程序失當、確實惡行重大、法官公正嚴明,所以死刑完全沒有問題,但事實上,這些元素都是不存在的,司法體系本身就是具有缺陷的。死刑並不完美,它造成了冤死的發生卻無法防止人們繼續犯罪。美國的誤判率為七比一,台灣至少1%至5%,換句話說,只要監獄制度存在,就一定會有冤獄,如果人還活著,至少能有重生的機會。
 
那如果人死了以後呢?
 
蘇建和案中,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在吳銘漢夫婦命案中「幸運」終將無罪釋放,這個幸運等了二十年。而不那麼幸運的江國慶與盧正,在司法的不公下因死刑失去生命,多了一群受害者家屬,往後的日子,只能用一輩子以追尋司法正義來悼念他們。
 
這是我們想要的正義嗎?這是我們想要的社會嗎?
 
就算排除冤案的狀況,廢除死刑也不代表要寬恕罪犯、美化罪犯的罪刑。不管是何種立場,共同目標都是「壞人必須受到懲罰,並希望這樣的案件不再發生」,廢除死刑探討的不是「壞人該不該死」,而是「國家該不該殺人」的問題,而是透過無期徒刑、勞動、輔導矯正成為懲罰,並將罪犯與社會隔離,此期間透過勞動所得自給自足,一部分成為受害者賠償基金。但死刑的嚇阻作用、程序正當性與其判決與審查之間所花費的金額實在難以證明是一個好的公共政策,它的好處就是讓民眾不用髒了自己的手,靠國家殺死另一個人,以實現用命償命的正義罷了。
 
雖然我剛剛都在討論結構式、司法式的問題,但不代表輕視被害者情感等個人式的問題,只是這過於個人化也過於主觀,很難有一個標準──事實上也不是所有被害人家屬都能透過死刑得到安慰或交代──但我曾想過如果是我的家人、我的親友遭遇這種事,我究竟是否希望死刑能還我一個公道?但最後想了想,如果可以,我更希望那人回來,而不是讓另一人死去。

張娟芬 《殺戮的艱難》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為什麼要廢死
https://www.taedp.org.tw/discussion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http://twinnocenceproject.org/about-2.php

【沃草公民學院X法律白話文運動 Plain Law Movement】
 
近來接連發生的重大刑案,一再震驚臺灣社會。雖然案件交由司法處理,但在許多「意見領袖」開砲後,引發大量網友義憤填膺,一致要求死刑,預先做出無討論空間的「判決」。
 
這股要求死刑的憤怒,也延燒到承接案件的辯護律師,被網友痛罵「沒良心」、「為了錢」。如果確定了犯人和犯罪行為,為何要有辯護律師這樣的角色存在呢?
 ...

而且這跟真的戒嚴好像差蠻多ㄉㄟ
沒人被刑求 沒人被唯一死刑
而且戒嚴ㄉ話還拿屁搜索票
直接派黑衣人半夜去把人抓走就好ㄌ
.
🔥 幹幹貓 桌遊 募資活動! 🔥
https://goo.gl/ZpRQGA
🔥 幹幹貓 LINE貼圖全系列 🔥
line.me/S/shop/sticker/author/131571
🔥 幹幹貓 T恤 周邊商品 🔥
https://go.fandora.co/276gd

60多年前,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且頒佈「動員戡亂」,任何人加入中國共產黨、共軍都要面臨最重死刑的判決。時至今日,這種判決被指為「白色恐怖政治迫害」、「蔣介石殺人明證」,再以此為例子要推動風風火火的「轉型正義」。

然而推動轉型正義的民進黨立委,在解除「動員戡亂」的26年後,提出「台人加入共軍最重判死刑」,而且還得到政府首長不反對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