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一起男性主導的兇殺案出現,光是數據上男性加害人壓倒性地高就已經夠讓人害怕,但現在似乎是連「拒絕」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小心傷到了玻璃睪丸高貴的自尊,質疑了雄性的威嚴,自己會連命都沒了。
────
轉:... 今天又一起男性主導的兇殺案出現,光是數據上男性加害人壓倒性地高就已經夠讓人害怕,但現在似乎是連「拒絕」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小心傷到了玻璃睪丸高貴的自尊,質疑了雄性的威嚴,自己會連命都沒了。
────
轉:
射箭教練分屍案的兇手,看他臉書以及犯案前的新聞影片等等,這個人平常似乎也是關心政治、關懷族群的人。如果他沒犯下分屍案,大概總有一天會透過人際關係牽線認識吧(受害者是獨派之故)?而且搞不好我還會認為他是好青年。
 
想到這點真的是覺得很可怕。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犯下這種殘酷凶殺案的人,竟然跟我是同一族類」。你在事發之前完全看不出他是這種人,也不會有任何徵兆。會不會這個凶手平常也很愛談性別平等之類的呢?
 
即使先前已經知道不能用「Not all man」來開脫,但也許我在批評的同時,總是自外於「男人」這個群體之外、以一個「你看他們這些爛男人」的角度在看待這些對女性施以暴力的兇手。
 
也許我在臉書不停大談女性主義只是想讓自己感受到「我跟那種人不一樣」。
 
這次是我一次體會到:這個兇手與我是多麼相似。
 
想到這點真的覺得好恐懼。
 
也許我們之中沒有好人與壞人的分別,只有已經變異為狼人的、與還沒發生變異的。
 
 
 
我認為如果男性真的想成為女性主義的盟友應該要做到下列幾件事:
 
1.想一想:甚麼樣的狀況下我會做出跟兇手一樣的事?
2.找出為什麼。
3.克服它。
 
這不是「自我反省」這麼膚淺的東西,不是口頭上說說「大家不要侵害女性」這麼簡單。我真的無法在臉書繼續大談性別然後假裝自己不屬於「那種男人」。
 
因為沒有「這種男人」與「那種男人」,沒有人是局外人。
 
───
韓劇《Live 轄區現場》裡面, 有一幕是吳洋村先生看到女兒在車子裡被男友強吻,女兒一直抵抗,男友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在吳洋村先生阻止後,女兒卻一直為男友開脫:「他平常人很好!他不是這樣的人!他平常人很好的!你為什麼沒有先搞清楚就打人!」
 
吳洋村給女兒的箴言是:
「大部分的犯罪,並不是犯罪者性情惡劣,而是一時憤怒,在一瞬間犯下罪行的。
當時妳在車上明明就說不要了,用言語和行動一再表示,還警告他別這樣做,但那傢伙還是繼續...那是否善良就不是問題所在。問題出在他已經憤怒到不能明辨事理了。
妳已經說不要、不可以了,他卻無視妳的話,妳要怎麼保證他會乖乖送妳回去?妳憑什麼這麼認為?」
───

高比例的、因為「被拒絕」而惱羞暴力、殺人的案件,應該要讓人反省的不是女人該怎麼拒絕,而是「男人該怎麼調適被拒絕」。應該要檢討的是,這個社會的氛圍或規範,是怎麼養成不容許質疑男人權威的風氣?

[射箭教練「求歡遭拒」]2018.06.18
https://goo.gl/L3yD9i
[黃姓教練分屍女友]2018.05.28
https://goo.gl/noKfjo
[520告白被拒 男砍女胸膛]2018.05.24
https://goo.gl/zFZtSF
[告白被拒怒毆心上人]2018.06.07
https://goo.gl/KiejzD
[疑向女同學求愛被拒 德州少年血洗校園]2018.05.20
https://goo.gl/k2EKJC
[世新大學情殺案]2018.03.28
https://goo.gl/Zjhj9B
[告白10次遭拒殺了按摩女]2018.04.19
https://goo.gl/2Z9cST
[男求愛不成拿球棒砸車]2018.06.11
https://goo.gl/77DU7d

#跟風
感謝國家兩廳院開啟這陣風

因為七日戀人是以女性思維出發的聯誼
所以常常會聽到一些來自男性的抱怨
但我們通常不理會這些抱怨

-

例如最近顏值審查,幾乎都是針對男性
有些男性出現恐懼潮,開始抱怨
但現實就是這樣,無法接受就只能被淘汰
女生在選伴侶時很大部分就是看臉
男生不也是這樣?
沒道理只要求女性不可以呀
這雙重標準真令人不開心

-

有一句話說「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

最近因為要準備考試所以讀了點書,其中有一個章節是介紹「我國OO史」。
裡面提到了清光緒、北伐、奠都南京、太平洋戰爭,基本上是我學生時期讀「中國歷史」的時候會讀到的東西啦。很神奇,我是還沒讀過哪一個國家的歷史會跟「他國」國家歷史重疊的啦。(然後一疊就是5000年???
 
中華民國出品的「國家」考試教科書裡面都很明明白白地跟你說「我國=中國」了,不要自己腦補成「我國=中華民國=台灣≠中國」囉!

我們實在太「習慣」活在「角色」框架中,認為什麼角色應該要有怎樣的「形象」和符合角色的「行為」。

昨天看到 #穿裙子的男孩 童書被下架,北市和平實小校長 穿裙子聲援的新聞,是令人開心的!

但看到這篇貼文
https://ppt.cc/fZ5sUx
的留言下方,就會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委婉的說法)

生理男性是可以駕馭裙子的拉 ~~...

近半個月來新聞連續報導了數起分屍案件,兇手均為在情感上受挫或被拒絕的男性,在失去理智後犯案。
讓小編遺憾的是,在許多網路社團中,還是可以看到諸如「那有女生自己交友有問題」、「女生私生活一定很複雜」、「是不是女生劈腿啊」、「說不定根本是破麻」、「價錢談不攏啦」等極度缺乏同理心&檢討被害人的發言。
彷彿那些管不住自己情緒、管不住自己小頭的加害者才是無辜的。...

「為什麼這些女孩會讓自己落入這種情境?」
「女孩不會放任自己進入危險的情況,是男孩讓情況變得危險。」──《漢娜的遺言》S02E10 #Netflix 拜託快來找我合作!!!!!
 
昨天剛補完《漢娜的遺言》,我真不知道我看這部來虐自己幹什麼…….。
儘管「強暴」是一個赤裸裸的事實,仍然有許多聲音說著「她也有問題」、「她幹嘛去那種地方」,不停地把「不檢點」的標籤往受害者身上扣。
 ...

【貼文在Soical Media就可以毀掉一個人,幹嘛去警察局?】
「他們怎麼能要求被性騷擾的人提供證據呢?是不相信受害者嗎?!你們該做的事情就是傾聽和相信!!其他的什麼都別說!!」
 
#MeToo #YesMeansYes #Concent
 
嗯,我想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了呢( ͡° ͜ʖ ͡°)

*這篇整理了很多人對馨恩的攻擊,如果你很不舒服,請私訊粉專馬上會將這篇文章下架*
 
(看戲吃雞排部門請求加班珍奶)
 
眼看Mego su與姝文創的交鋒戰自mego宣布要去旅遊不和他們玩了之後。
為什麼還有新發展,你知道我們雞排吃很撐嗎
 
一開始是蔡皓曦和徐閉在臉書版面上私底下攻擊吳馨恩被公開...

【活動報導】女男暴力:香港研究分享
 
  日前作家劉威麟(Mr.6)主辦講座,不僅請到遭遇親密暴力的台灣當事人分享自身經驗,也邀請了香港理工大學教授曾偉洪(Wallace Tsang)分享「女對男施暴」的研究成果。

  比照這份香港研究及台灣和歐美的既有發現,可以看見在女對男親密暴力事件中,男性受害經驗的共通之處:
 
▋受害者不願求助或無法求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