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讓我知道生命有很多種可能】   先申明,第一,這是我自身生命經驗對女性主義的體悟,是希望那些困惑於傳統性別規範的人能找到一些新的軌跡。第二,每種、甚至每個女性主義者對於爭議性議題都有不同見解,圖中是我的立場,不代表所有女性主義。   我曾對於社會告訴我「你是一個女孩子」感到困惑。  ... 【女性主義讓我知道生命有很多種可能】   先申明,第一,這是我自身生命經驗對女性主義的體悟,是希望那些困惑於傳統性別規範的人能找到一些新的軌跡。第二,每種、甚至每個女性主義者對於爭議性議題都有不同見解,圖中是我的立場,不代表所有女性主義。   我曾對於社會告訴我「你是一個女孩子」感到困惑。   回頭審視自己的生命,有多多少少社會的教條,告訴女生應該要穿粉紅色、應該溫柔、細膩、要會做家事、不能太黑、要留長頭髮、文學應該比較好、不能太強勢、不能太主動、要有矜持、不能太早去男友家過夜、男人要有車有房才能跟他結婚、約會不必付錢、化妝是基本禮貌……等各種大大小小的淺規則,我曾經遵守,也曾經反抗,享受體制帶來的福利,也同時困於那個枷鎖中。   我從來不是那個大人所說的模範女孩,相信很多人也不是。   開了性別眼之後,才發現以前的社會教育問題重重。為什麼男生或女生一定要有他的樣子呢?什麼是男生的玩具和女生的玩具?為什麼男生要搬桌子女生不用?為什麼男性一定要幫女性出錢?生理差異有真的大到女性不用當兵嗎?   是女性主義告訴我,生命有很多種可能。於此同時,他讓我慢慢活成能讓自己快樂的樣子。   女性主義從來就不是針對男人,而是從外面對抗體制的壓迫,讓未來的世界看看這世代是如此荒謬(五十年前女性甚至被禁止跑馬拉松),再從裡面直面內心真實的自己,不再做個被規定應該要呈現什麼特質的男人/女人。   「解放」是我對於女性主義的追求,希望每個想妖氣沖天的男生、想陽剛氣質爆棚的女生都能如他所願,性別不該只有二元性的想像。

請國台辦和習大大檢討一下,讓這些人對中華傳統一點也不懂的人來統戰,真的沒問題嗎?

【10/17 青年職場勞動權益保障講座】 大學已是與社會的最後一道分水嶺,為補足教育無教授勞動權益之缺,安排此講座,希望藉個案分析、真實勞動環境剖析,幫助大學生了解職場現況與如何保障自身權利,藉此提升大學生勞動權益意識,促進勞工團結,共創健康的勞資關係與平等的勞動環境。 活動時間: 2017 年 10 月 17 日晚上 7:30 分 活動地點: 東海大學社會科學院 102 教室 SS102...

慣老闆現形?高達6成企業自認勞檢無法通過! 一例一休上路即將滿週年,政府更將今年第三季列為「勞檢期」人力銀行公布2024間企業自評調查,高達67.1%企業自認勞檢無法通過,至今仍無法完全達到合法標準! 在自評調查中,以7大勞檢項目-勞動契約、工資、工時休假、勞保退休提撥、工作規則、性別工作平等、勞資會議等進行評核,以一般服務業的及格率最低。...

法院認證!婉鈺建國愛情史,民眾有權暸解! 新北市議員李婉鈺去年貼出與立委劉建國在床上的「側臉合照」,引起社會一陣軒然大波。當時台北市議員鍾小平、秦慧珠更上政論節目談論婉鈺與建國的感情史。 建國便森氣氣的一狀告到法院,控告兩人妨害名譽,小平與珠珠更否認妨害名譽,指在節目上爆料的內容,週刊都有報導過,並非空穴來風。...

館長就是粗人,分析他的邏輯幹嘛,如果連粗人都能講出邏輯精美的話,那台灣還會鬧到現在這種程度嗎?台灣現在是連文人都沒邏輯了。 他店開那麼多,當然就是怕被人砸掉而已,哪有什麼理由。 那種大規格的店,隨便一個民代就可以鬧上很長一段時間,薪水要發,房租要付,怎麼辦? 他被找麻煩的時候,會有人去幫他嗎?質疑他的鄉民不會,他的粉絲也不會,因為這些人都不懂政治和社會的暗黑道理。...

不是我們不關心政治,我們只是不關心你而已。 民生問題的政治,跟黨爭的政治是兩碼子事。不要拿「所有事情都跟政治有關」來強迫別人表態。

這種穿紅裡黑背心的老頭子打人真的不是第一次看到,我只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他們可以一直打人」 小棋支持任何人去宣傳促進統一或是台灣獨立,但是不能打人,打人不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是傷害罪現行犯,請務必執行社會公權力將此人繩之以法。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1681680485/videos/10208954132765505/...

【為什麼我要反對女權/女性主義者】 補充: 我無法將我全部的想法都寫進這漫畫之中, 要是你想討論,你會得到我的禮待, 要是你帶著自傲而來,你會知道什麼是雞巴人店長。 呀,這很父權。 ------------------------------------------------------------------------------------...

【這是女性主義者】 素材來源:Cryogenic (Gin)

我想我說出了大部分女性主義者的心聲。^^ (致敬幹幹貓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