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在六歲時不幸遇上交通意外,雖保住性命,但左腳因肌肉組織壞死,需要截肢。
 
撐過了每晚睡覺都會痛醒後,真正的傷痛是在黛西出院後,她需裝上義肢才能恢復日常生活。
 
年幼的她很快就能熟用義肢,但不管過了多少年,還是習慣不少其他人的目光。
 
學校的同學把她當成怪胎,其他家長和老師憐憫的眼神也成了另一種傷害。
 ...